390.敢动我们的东西?(1 / 1)

长安城内大明宫中,张东云通过沈和容等人额头上的符印,目睹昆阳城之战里发生的一切。

此刻,虽然强光耀眼,但张城主仍然能看见,在强光中心,沈园的胸口处,有一块仿佛嵌入他血肉里的不规则晶体。

看似坚硬的晶体,在爆发出强光的同时,还在不停震动,引得沈园胸口血肉不停翻涌。

沈园这一刻的面色,前所未有苍白。

他是儒生而非武者,气血肉身非其所长。

这一刻不得不将自己全部文华才气,尽数加持在胸口部位,才能勉强维持那块晶体不起更大变化。

长安城大明宫里,张东云身形轻轻向后,靠坐在椅背上,舒一口气。

那块晶体模样的东西,正是仙迹碎片。

其本身的模样,并非如此。

因为沈家人的特殊法仪,所以暂时维持当前的模样。

不过,为了将这快仙迹碎片稳定在自己身上,沈园辛苦至极。

他在透支自己的生命寿数,方才能勉强维持法仪。

正是先前沈和容言语间提及的生祭之法。

这并非儒家手段,而是魔道法门。

如此,沈天贤、沈园才能成功将埋藏在九峰书院的仙迹碎片起出,然后由沈园带走。

“理直气壮也好,理亏心虚也罢,先生,得罪了。”

面色苍白的沈园徐徐说道。

他胸前那璀璨光华没有再继续扩散,反而凝结成一束,凝练至极。

大明宫内,张东云看着光影幻境中呈现的景象,微微点头。

刚刚开始祭炼仙迹碎片的时候,沈园等人应该还无法如此使用。

因此他只能带了碎片逃走隐藏。

经过这段日子以来不断祭炼琢磨,如今终于有几分火候了。

只是,这并非全无代价。

沈家人,就算加上王彻?也不可能比应笑我、杨厉更高明。

沈园眼下之所以能这般驾驭仙迹碎片?一大半是生祭之功。

他现在是以命搏命了。

凝结的光束,骤然转动?横扫四方。

光辉中没有半点杀性戾气流露。

但在场所有人心中都生出巨大危机感?避之唯恐不及。

虽然没有尝试,但大家心中都生出同样的预感。

被这光辉擦着?怕是非死即伤。

长安城大明宫里张东云则神情平静。

就在现场,直面这光辉的敖空则冷笑连连。

其他人都在快速闪避?唯有他待在原地不动?甚至还有心继续攻击王彻,视那恐怖的光辉如无物。

眼看这光辉就要将敖空的身躯拦腰斩断,忽然有一团漆黑的浓墨出现。

光辉落入浓墨中,浓墨剧烈动荡?但不散开。

反倒是光辉渐渐散去。

沈园见状?双目中流露出深深的绝望:“……不愧是你!”

那团浓墨的主人,自然正是沈和容。

她如今的修为,没有沈园高。

实力更不足以强行抵挡那恐怕的光辉。

但那毕竟曾是她的东西。

若非沈天贤、沈园使用以身为祭的法门,他们甚至无法移动她留在镜湖九峰的碎片。

而沈和容临行前,更曾得过张东云指点?处理仙迹碎片,别有独到法门。

此刻她看着面前的同族青年?神情平静,波澜不惊。

自从沈倩死后?她与沈家,便再无感情。

诚如张东云所料?她要亲手毁灭这个家族。

沈园的生命已经几乎被方才那束光芒耗尽。

就算没人动他?他也将很快寿终正寝。

青年的相貌?正在急速老化,飞快变成风烛残年的老人。

他勉强抬手,提笔凌空书写,文字落到了胸前的仙迹碎片上。

于是凝结成一束的光华,开始重新展开。

在张东云的视野里,就仿佛先前杨厉还有应笑我的碎片震动景象重现,光华覆盖,展开成一个巨大半球扣在大地上。

但沈和容同样提笔,然后凌空一挥。

先前卷住那束光辉的浓墨,开始反过来朝沈园蔓延。

在仙迹碎片光辉展开之前,浓墨便将碎片连同沈园一起覆盖,变作一个巨大的墨球,悬浮在半空里。

浓墨圆球表面并不平整,时不时起伏凹凸,似乎内部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来。

沈和容神情淡然,再次挥挥手。

这墨球便一边扭曲变化,一边向她飞去。

随之传来的还有王彻一声闷哼。

他修为实力本就逊色于敖空。

先前仙迹碎片引发的光束横扫四方不辨敌我,王彻也连忙闪避。

然而他在乎,他的对手不在乎。

原先便占据上风的敖空,无视光束,穷追猛打,顿时将王彻打得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。

结果光束被沈和容拦下,敖空果然一点事都没有。

而王彻久守必失,终于还是被敖空重创。

他头顶文华才气凝聚而成的文华宝卷,直接被化身四相大魔的敖空撕得粉碎。

才气牵引之下,他神魂仿佛也被这可怕的力量撕裂,脑海中千万根针扎一样痛苦。

不过,就在这时,忽然有一道电光闪过。

乾皇宋钧出手了。

他一直隐约察觉,沈园暗藏至宝。

现在真相大白,果然如他所料,当真是神秘至极,却又强大至极的宝物。

看似被沈和容克制,但仍然难掩其价值。

乾皇宋钧并非容易气馁之人,但不得不承认,看模样今天自己的昆阳城未必能继续守住了。

但如果能拿到沈园这件宝物,那将来卷土重来,自然多几分底气。

之前便暗自留神的宋钧,这一刻终于出手,闪电一击。

目标直指沈和容神通所凝聚,那枚黑色的墨球。

墨球飘到了沈和容面前。

她面前出现一方砚台,墨球正要化为一滩浓墨,落入砚台里。

这时忽然有闪电般的枪锋此来,正命中那墨球。

墨球顿时破碎开来,露出里面点点光华。

宋钧原本的对手韩潇也没闲着。

仿佛能将天地砸得塌陷的缚龙棒,重重落向宋钧。

然而宋钧此刻发了狠,一手持枪,勉强抵挡韩潇的缚龙棒,砸得他全身剧震,气血翻腾,长枪险些脱手。

但他另外一只手,还是坚定不移,抓向那浓墨渐渐散开的光球。

武皇巅峰强者出手何其快,近乎无视空间距离,瞬间就要触及那光球。

可就在这时,宋钧手臂忽然微微停顿。

下一刻,他这条手臂表面,突然裂开七、八道伤痕。

然后,鲜血从中狂喷而出,炽热如岩浆。

“敢动我们的东西?”敖空冷笑声传来。

宋钧无奈停手,先全力抵挡敖空撕裂苍穹的恐怖神通。

万幸他乃第十四境的武道高手,肉身强悍。

如果跟敖空相同境界,他这条手臂怕是直接被敖空当场就切成七八段。

饶是如此,宋钧左臂这一刻血肉模糊,仿佛被无数利刃绞烂。

韩潇又一棒已经向头顶砸来,宋钧无奈,只能先应付这个对手。

然后,他眼睁睁看着,沈和容的浓墨再次将那光球覆盖,接着落入砚台内。

情知事不可为,再不走自己怕是也会一命呜呼,乾皇宋钧当机立断,扔下仙迹碎片,也扔下了自己的国都,化作一道闪电,穿梭虚空,瞬间远遁消失不见。

韩潇足踏虚空,缚龙棒紧追不舍,死死盯住宋钧,也消失不见。

敖空则发现王彻低喝一声,笔墨飞舞,瞬间书写一首诀别诗。

“先生高明,学生佩服!”

青年书生一扫先前颓唐懒散,目龇欲裂,声色俱厉:“但学生不甘心!”

他脸庞上,自双目留下两行鲜血。

诀别诗的笔墨,流露出杀身成仁的意志,化为乌黑的墨剑,斩天裂地,劈向沈和容。

楚辛、龙特、宋柏三人虽然不知道仙迹碎片的真相,但眼见沈和容正是收取碎片的关键时刻,当即齐齐上前,阻挡王彻的攻击。

但墨剑所过之处,无坚不摧。

不论是儒家大宗师的满腹经纶,又或者大魔头的邪影,乃至于武皇拓六合的枪锋,这一刻都无法阻拦王彻的笔墨。

三个与他同为第十三境高手的阻拦,全部被墨剑横扫,剑锋依旧指向沈和容。

然而此刻的沈和容,就像先前面对仙迹光辉时的敖空一样,专心处理自己的事,对于背后靠近的危险,若无其事。

当墨剑到了她面前的时候,便有四相大魔的身形出现。

魔怪面孔上流露出人性化的冷笑。

银色、金色、黑色、白色光辉,同时出现,然后凝结成一个四方框。

墨剑落入四方框中,顿时像是陷入另一重世界里,难以伤到敖空与沈和容。

从这黑白金银四种色彩交织的四方框里,更传出诡异的引力。

延伸的墨剑,这一刻像是变作绳索,反倒拖拽笔墨源头得王彻,将他一并拖入四方框内。

此乃敖空融汇金翅大鹏鸟、幻天龙、搬山魔猿、幻蜃四大妖血之后自创的魔道神通,名之曰四方绝境。

同儒家之家国天下及佛家之净土有相通之处,但远比之更加危险,更加凶恶。

王彻有伤在身,强行猛攻不留余力,叫楚辛等人难以招架。

但对敖空来说,却是对方正好送上门来。

敖空以四方绝境收了王彻,回头看去,就见浓墨落在砚台内,已经安定。

沈和容成功收回原属于她的那枚仙迹碎片。

<!--20201109172913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