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之裴璋(五)(1 / 1)

    这一边,白凤也在和新婚夫婿嘀咕:“裴璋,我听说,一开始吴都尉相中的女婿人选是你。”

    裴璋没有否认,随口笑道:“我和二弟一同去吴府,吴三小姐一眼相中了二弟。后来,二弟时常登门献殷勤,总算博得泰山欢心,张口应允婚事。”

    白凤是单纯些,却不笨,眼珠骨碌碌一转,便猜出了其中的端倪:“你一开始就不想娶吴家小姐吧!”

    裴璋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白凤继续猜:“吴三小姐是都尉大人爱女。她生得美貌娇柔,说话斯文有礼,就是大楚人口中的大家闺秀模样。你怎么会不想娶她?莫非是当时你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子?”

    白凤越说眼睁得越大,明眸里闪出火星:“裴璋,我追着你跑了近三年。你什么时候竟喜欢别的姑娘了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不吃醋什么的,都是假象。

    除非不在意一个人,否则,一定会醋海兴波酸水直冒。

    裴璋看着满脸醋意的娇妻,哑然失笑,伸出手指,轻轻点了点白凤翘挺的鼻子:“对啊,之前三年,一直有一个姑娘追着我,说喜欢我。我哪里还会喜欢别的姑娘?都尉大人要许以爱女,我竟然都不肯。你说,是为了谁?”

    白凤眼里的火星,瞬间变成了炽热的火焰:“裴璋,原来你心里也一直喜欢我。就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。”

    裴璋笑着叹息:“我们两人性情截然不同,生活习惯喜好也不同。我便是有些喜欢你,也觉得我们不适合做夫妻。所以,我才一直拒你于千里。”

    “阿凤,幸好你没有放弃我。”

    白凤听得心花怒放,一个激动,便扑上前,亲吻裴璋的嘴唇。

    裴璋:“……”

    裴璋闪得快,一转头,那个火热的吻落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裴璋哭笑不得,低声道:“阿凤,别胡闹。这里每日人来人往,族人有事都来找我。这样被人看见了不妥。要亲热,得回屋子里。”

    白凤不怎么情愿地点点头,略略退开一小步。不过,一双手还是牢牢地挽着裴璋的手。

    裴璋失笑? 却也没再多言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孤单太久也寂寞太久了。白凤的热情? 填补了他心底所有的冷清。令他单调的生活,多了绚烂的色彩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一潭沉寂的死水? 现在? 又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三娘和裴珏夫妻两个回了吴府,吴夫人十分欢喜? 立刻令人送信给吴都尉。

    吴都尉身在军营,不便立刻回来? 到了傍晚才回。晚上家宴? 男女分席而坐,中间只以一道屏风相隔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吴夫人看着面色红润娇艳如花的女儿,心中颇为喜悦开怀。

    不用多问? 只看脸色也知道女儿出嫁后日子过得顺遂。

    两位娘家嫂子? 也颇为羡慕小姑子的好运道。虽说裴家败落了,可冲着裴太后和皇上,这也是一门好亲事。更不用说,裴珏俊朗如玉,温柔体贴。时不时就陪吴三娘回娘家小住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吴三娘上无公婆? 只有一个大伯和大嫂。小夫妻关起门来过日子,这小日子别提多甜蜜多滋润了。

    “三娘? 你那个新过门的大嫂性情如何?好不好相处?”

    吴夫人张口一问,所有人都好奇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吴三娘立刻笑道:“大嫂虽是土人? 却身手出众,胜过一众男儿。射箭骑马样样精通? 一手弯刀出神入化。而且? 她性子率直? 没什么城府,很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其实,吴三娘不太习惯白凤的说话行事。不过,在娘家人面前,她很自然地维护起白凤来。

    吴夫人心中有数,也不说破,顺着吴三娘的话音笑道:“如此就好。”

    私下里,吴夫人又细细问了一回,然后笑着低语:“妯娌之间,最易生事端。这个白凤,一颗心都在裴璋身上。平日喜欢去打猎,还不时要回土人部落。这么一来,倒是不会刁难你,也少了是非。”

    “裴璋裴珏兄弟情深,你和白凤也得好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吴三娘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吴夫人又悄声问道:“你嫁给裴珏也有半年了。怎么一直都没喜讯?”

    吴三娘红着脸,低声道:“我这个月的小日子已经迟了半个月。我暂时没声张,想趁着这两日,请个大夫来诊脉。等确定是喜脉了,再告诉珏哥哥。”

    吴夫人一喜,很快又张口数落女儿:“女子怀着身孕,身子最是娇贵。你倒好,也不告诉裴珏一声,就这么坐着马车回来了。万一路上颠簸,动着胎气了,该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可不能这般任性了。”

    吴三娘乖乖应下。

    隔日,吴夫人请了大夫登门,果然诊出了喜脉。

    裴珏听闻喜讯后,高兴得原地翻了两个跟头。逗得吴三娘掩嘴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吴夫人心中自有计较,温和地和女婿商议:“三娘年少,怀的是第一胎,毫无经验。我想着,让她在吴府住些日子,坐稳了这一胎,再回裴家村。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嫁出门的女儿,按理来说,是不应该住在娘家养胎的。

    裴珏毫不犹豫地应道:“那就有劳岳母照顾敏妹妹了。我在这儿住几日,得先回裴家村。等敏妹妹孕期满了三个月,我再来接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吴夫人心中感动,再一次庆幸女儿嫁了个好夫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喜事接二连三。

    白凤嫁进门不到两个月,也有了身孕。

    裴氏族人也一个个满心喜悦。子嗣是否兴旺,是一个家族能否再次振新的重要标志。吴三娘和白凤一前一后怀了孩子,可见裴氏转了气运。

    吴三娘在娘家坐稳了胎,回了裴家村后,平日也多在屋子里养胎。

    而白凤,肚子渐渐隆起后,不再穿露腰的衣服了。依然每日背着箭囊拿着弯刀去林子打猎。

    土人部落里的女子都是这样,听着肚子进山是常事。常常是白日还拉弓射箭,晚上就生孩子了。

    裴氏女眷们有心劝几句,子嗣为大,先安生几个月。

    裴璋却道:“阿凤部落里的女子都是这样过来的,由着她便是。”

    

<!--20201109172827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