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一章 秋山绘美也想求个订阅(1 / 1)

承运而生 半仙算命 1297 字 6天前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一次去游艇玩?”张碧云斜着眼睛看着正在整理衣服的秋山绘美,心理上已经在构建优越感,“也是啊,我第一次去玩的时候,也是像你一样,什么东西都要准备,搞得就像是自驾游一样的,什么衣服啊、牙膏牙刷都要准备。结果就被人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秋山绘美反杀:“你这就不懂了吧,游艇如果是自己的,一般使用的次数都不会多,肯定会委托租赁公司出租赚钱啊,不然的话,停在码头就是一笔非常可观的开销,维护费加上码头的停泊费用。如果是租赁别人的游艇,虽然很省事,但是也要担心安全卫生问题。你可以放心租赁公司的维护和包养,但是我是不放心别的人用过的东西,我相信自己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张碧云一听,原来不是第一次啊。悻悻的看着背着背包在一旁等候的赖成刚,笑:“你来这里玩过,肯定知道蜈洲岛啊,中国的马尔代夫,很不错的,我去过好几次了,有几次都是乘游艇在海上玩……”

    “乘游艇出海确实很好玩,等我拿到世界冠军之后,也买一艘游艇,到时候邀请你一起啊!”赖成刚回了张碧云一句,他现在对这个没话找话,秀优越感的女人有点儿反感了,而且这个女人对师父有点儿意思,想要勾引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心知肚明就行了,他也不敢得罪,万一师父真的一时失足,和这个女人滚了床单,那就是师父的女人了,准师娘,不能得罪,话说到这个份上,就已经很大尺度了。

    “出发——”

    秋山绘美背上自己的小背包,做了一个美少女战士的变身动作,朝着房门口冲过去。赖成刚跟在她后面拿房卡关门。真是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这姑娘就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冲出酒店。刚出酒店门就问:“朝那边去?”

    赖成刚就看张碧云。

    张碧云就打电话给助理? 女助理就一路小跑着从对面过来? 对着张碧云笑:“云姐,都联系好了? 我们这就去码头? 然后直接去蜈洲岛租快艇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女助理就打电话给男助理? 男助理开着一辆五座的SUV出来,三人坐上车? 直接就去了码头了。女助理坐副驾驶? 张碧云他们三人坐在后座,张碧云嫌弃赖成刚,非要让秋山绘美做中间。秋山绘美不愿意坐中间挨着赖成刚,就赶赖成刚去前排。

    结果就变成了赖成刚坐前排? 女助理坐在后座的中间? 张碧云和秋山绘美各坐一边。五个人挤挤就到了码头了。在码头两个助理也陪着上船,然后等到蜈洲岛,一下船,秋山绘美就大喊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确实是很漂亮啊,比三娅市区要漂亮多了。

    秋山绘美就像是个快活的孩子? 一边走路一边跳跃,还转圈圈? 张开两手,对着张碧云欢喜的叫? “云姐,我们在这里多待几天? 真的不想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找吴子义!”张碧云打断她的美梦? “能不能在这里多玩几天? 听你师父的,别和我说啊,我说了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对,去找师父!”秋山绘美又要做一个美少女变身的动作。

    一旁的赖成刚不屑的说了一句:“幼稚!”

    秋山绘美昂着头不理他,跟着张碧云和她的助理朝着码头蹦跳着过去。

    快艇已经联系好了,已经停在了另一边的码头上了,几个人过去,开快艇的一个中年男人穿着救生衣过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坐标已经设立好了,我们直接可以过去的。”中年人驾驶员等三人进了船舱,就给三人一人递了一件救生衣,“穿上吧,最近检查的很厉害,凡是要出去的,都必须穿上这个,有些人不愿意穿,不过都是为了安全,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能够理解!”张碧云说,她最先将救生衣穿好。

    秋山绘美看了她一眼,摇着头,说道:“穿错了。”

    张碧云将自己身上都看了一遍,然后很诧异的看了看秋山绘美:“没错啊?哪里错了啊?没有,我一直都是这样穿的,穿错了吗?”她又问那个游艇的老板,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船老板就一笑,说道:“还应该将腿上的绳子也系上的。”说着他还示范了一下,原来是要从大腿最里面穿过去,绑好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赖成刚很鸡贼的学着将绳子从大腿边上系好了,免得被秋山绘美笑话。说实话,他也和张碧云一样是个小白,以为救生衣只要将胸前的绳子系好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看着秋山绘美对着他俩似笑非笑的模样,赖成刚就觉得是在嘲笑自己,但是他不想和她争论,没必要,一路上两人吵嘴,让他对这个日本女人的嘴炮战斗力有点儿清醒的认识了。尽量的避免和她打嘴仗。

    张碧云很能够化解这一些小尴尬。等快艇开动的时候,她还站起来,举起双手,转头对着秋山绘美说道:“给我拍照,我觉得这样拍照的话,应该能够拍出很好的意境来。”

    “坐稳了,最好别站起来!”船老板赶紧的劝她。

    张碧云就悻悻的坐下来,听船老板说他曾经遇到的惊险经历。说是有一对年轻的男女也是做这个快艇出海,结果因为没有站稳,所以就掉进了海里,没有捞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救生衣吗?”秋山绘美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查的不严,有些年轻人觉得穿救生衣不漂亮,他们喜欢在大海上拍照,所以也不愿意穿,影响美观了,结果两人都掉海里了,硬是没捞起来。”船老板最后还补充一句,“是我村里另外一个人,赔了钱的。”生怕被客人以为是自己船上出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对!”赖成刚给他点赞。

    十几海里其实并不需要花很长的时间。所以很快他们就看到了大海上的那艘游艇,游艇远看得时候并不显大,但是越来越近的时候,就显得很大了,估计都有7、80英尺了。赖成刚估算了一下,估计应该有20米左右吧。双层夹板,看起来很豪华,估计可以容纳十个人左右。

    “嘿,在这里!”船上的人很显然已经发现了他们,有个人探出头来,朝着他们挥手大喊,“是小云吗?我们在这里,欢迎加入!”

    张碧云已经认出来这个探出头来的人就是张一然,想要站起来朝着他挥手,但是快艇晃动,差点儿将她甩出去了,幸亏被秋山绘美一只手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上来吧!”又一个人探出头,并且甩下了软梯。

    “师父——”这次轮到秋山绘美激动了,两天没见师父了,想得很啊,也站起来,但是她站起来比张碧云稳多了。船老板也小心的控制着船朝着软梯那边过去,等靠近了,张碧云也站起来,最先抓住了软梯,就往上爬。

    秋山绘美在下面推她的屁股,三下两下的就将她推了上去。自己也赶紧爬上去。一见面,还没等张碧云和吴子义说话,就一把保住了吴子义,还嘿嘿的傻笑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<!--20201109172827-->